发展场景-金融科技和银行合作正在走向成熟-厦门特区新闻广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时间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特朗普弹劾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金融科技的下半場,獲客與風控將如何調整?小贏科技金融產品總經理孟召兵指出,在金融科技發展早期,有些是偽金融科技,最終在市場發展的過程中被淘汰掉,「下半場才剛剛開始」。而要讓金融實現普惠,路還很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傳統金融機構與新型金融科技公司之所以走向融合,在中國金融學會副秘書長、中國銀行業協會原專職副會長楊再平看來,現在不採用金融科技的商業銀行,其實已經滅亡了。新的科技與金融結合會形成一種「轉基因」的金融機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是機構層面,雙方的合作模式由鬆散式合作走向「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」的深度合作。早期的合作中,金融機構更多把金融科技公司當作獲客的合作夥伴,即渠道,金融科技企業在金融機構外部,承擔服務提供者的角色。現在,雙方的合作更多是把金融科技內化到金融機構里,即「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」的深度合作,以此實現服務升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閃銀聯合創始人兼CIO李昊認為,目前金融科技和銀行合作正在走向成熟。一是用戶層面,雙方從追求高效獲客進入到追求用戶精細化運營階段,即從追求量到追求質。早期,伴隨持續釋放的移動互聯網流量紅利,雙方的合作更關注如何高效獲客。現在,隨着行業由增量市場過渡到存量市場,雙方的合作進入精細化運營時代,更追求如何進一步提升業務效率、客戶體驗,以及優化成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銀行首席研究員宗良稱,雙方的融合還有一種方式,就是銀行直接投資金融科技公司。他列舉了美國五大銀行投資金融科技的例子,其中支付結算所佔的比例最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馬上消費金融首席數據決策科學家董騮煥認為,獲客、風控等方法論、模型和數據採集體系技術現在非常成熟,但逐步會呈現出一個問題,就是消費者保護和隱私權保護。在下半場,這個議題會獲得更大權重的考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作為金融科技公司,用更前瞻的視角,站在銀行的角度考慮整個業務規劃,並從最終的業務和能力建設角度出發,提供落地性、可行性強、可支持長期發展的方案給銀行,助力銀行的能力建設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金融機構數字化轉型的痛點方面,飛貸金融科技高級合伙人潘靜認為,「我們在中小銀行推進數字化的過程中發現,可能受到地域的限制,還有本身對人才吸引力的限制,這些中小銀行在風控、大數據等領域,很難吸引到足夠優秀的人才,去承接想做的服務和能力交付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昊還指出,開放銀行發展遇到的問題是,銀行提供的服務雖然很多元,但在現有模式下,用戶更多是對場景和渠道的信任。如何將用戶的信任從場景和渠道遷移到銀行本身,進而帶來更多的交叉銷售和更深度的用戶價值挖掘?有一個解決思路是讓用戶與銀行相互信任,更多的是建立在面對面的視角,以此帶來的金融科技的機遇,是在保證監管的要求和安全的前提下,用科技把更多的線下場景挖掘出來,讓更多的非網點實現網點化,並變成銀行與客戶面對面交流的觸點。這是一種提高效率、降低成本的方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海華瑞銀行原副行長兼首席信息官孫中東指出,銀行面對海量互聯網場景,數字化能力不足,決策慢、效率低;對接互聯網場景缺少方法和工具,體驗差,風控模型研發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傳統金融機構的創新側重「惠」,新型金融科技公司側重「普」的過程中,兩者的融合正在逐漸走向成熟。日前,在由一本財經主辦的第二屆銀行創新與金融科技融合高峰論壇上,眾多業界人士及專家提到了上述看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金融科技一直在做的是『普』,問題是從『普』往『惠』發展受到制約。傳統金融重點在『惠』,而做到『普』還不夠。」微貸網副總裁、首席運營官葉巍指出,金融科技公司面臨的最大挑戰,是如何從「普」往「惠」靠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金融科技公司為銀行賦能進展如何?廣發銀行零售業務原首席風險官王玉海發現,大部分的金融科技公司賦能,到「授人以魚」的層面就停止了。金融科技的賦能一定要有新的路徑,可以歸結為「授人以魚並且授人以漁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日关键词:海康威视套现百亿